女子发现银行账户里的钱不翼而飞,还倒欠843万差点心脏病发作

巴雷特差点心脏病发作,她说:“当我登录时,我意识到一大笔钱不见了。我看到账户透支了100 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43万元)。我差点心脏病发作,这真的很糟糕,太可怕了,我在颤抖。”“我刚生完孩子,不需要那种压力。”

许多人都会将钱存在银行,因为这被认为是最安全的地方。近日,英国一名女子发现自己银行账户里的钱不翼而飞,还倒欠100 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43万元),女子差点心脏病发作。银行则表示,根据协议他们有权这样处理客户的账户,这样做是为了客户好,为了保护她的资金。

据英国媒体12月19日报道,30岁的史密斯-巴雷特来自英国,她是2个孩子的母亲。前段时间,巴雷特查看自己的银行账户,结果里面的钱不翼而飞,还显示她欠银行100 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43万元)。

More about:


控制55个账户买卖自家股票 -ST圣亚总经理遭证监会重罚

(原标题:控制55个账户买卖自家股票 *ST圣亚总经理遭证监会重罚)

尤霏霏 制图

一家A股上市公司的总经理,伙同外人控制55个账户买卖自家股票,最多时掌控了占总股本近四分之一的股票,公司股价也从17元左右一路飙升,最高超过45元。在此期间,出现了超比例增持、减持未报告,股东一致行动人未披露与公司实际控制权认定存疑等多项违规行为,而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对此三缄其口。

这位总经理曾公然宣称10年不减持该公司股票,而幕后的自买自卖令其赚得盆满钵满。直至监管部门公开披露处罚决定,市场才得以窥见这一肮脏交易之全貌。

12月8日晚,*ST圣亚发布公告称,收到董事兼总经理毛崴通知,证监会对其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超比例增持、减持未报告等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其限制期内交易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1500万元罚款。

此前,上交所早已向*ST圣亚下发过一份近万字、长达18页的处分决定书,其中明确指出“公司长期、多次不配合监管”“通过非法定渠道进行信息披露”“2019年以来,公司信息披露严重失序,存在多项违规情形”。上交所做出如下纪律处分决定:对*ST圣亚时任董事长杨子平、时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毛崴、时任财务总监褚小斌予以公开谴责,对时任董事会秘书庞静予以通报批评。

控制55个证券账户进行交易

处罚决定书显示,此次被处罚的共有毛崴、姚石两人,两人因上述相同的原因共被罚款3060万元,各承担一半。

公开信息显示,毛崴生于1979年,本科学历,历任浙江省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科员、浙江君鉴律师事务所顾问、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磐京基金”)董事长。而姚石的资料并不是很清晰,仅显示其1989年3月出生,在大连居住。

经查明,2017年11月7日至2019年7月3日,毛崴、姚石共同通过磐京基金相关工作人员,控制“磐京基金”机构账户、“新证泰6号”等10个信托产品账户、“九逸赤电晓君量化3号证券私募投资基金”等7个私募产品账户、“杨某平”等37个个人账户,共55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ST圣亚股票。

账户组于2017年11月14日持有*ST圣亚比例达到5.3%(构成首次举牌),之后仍继续交易,于2018年8月10日达到最高点24.59%,截至2019年7月3日仍持有15.19%。磐京基金于2019年7月4日发布股东权益变动公告,披露其持有的*ST圣亚超过5%。

毛崴、姚石控制账户组在增持*ST圣亚达到5%及减持达到5%时均未向监管机构做出书面报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累计增持金额18.18亿元,减持16.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ST圣亚现任董事长为杨子平,持有上市公司8.08%股份。而处罚书中磐京基金控制的个人账户之一就是“杨某平”。

此前在*ST圣亚的控制权争端中,杨子平和毛崴控制的磐京基金一直站在同一阵线,但两者至今都未声明是一致行动关系。

证监会有理有据逐条反驳异议

对于证监会的处罚,毛崴提出异议,认为账户控制关系认定存在错误。对此,证监会在处罚决定中有理有据地逐条反驳,表示在案证据足以认定账户组在涉案期间是由毛崴、姚石控制的,理由有三:

一是根据磐京基金相关工作人员笔录陈述、工作资料等证据,可以证实,磐京基金机构账户及产品账户的交易决策是由毛崴、姚石做出的;

二是根据配资协议、配资中介陈述、磐京基金工作人员处获取的配资资料、银行转账信息等证据,可以证实二人通过部分磐京基金工作人员签订配资合同借用资金和账户,该部分配资账户交易决策也是二人做出的;

三是“杨某平”等个人账户名义持有人陈述,在接受毛崴等人推荐后,账户交由毛崴、姚石等人具体决策交易。

此外,毛崴、姚石都认为自己彼时不应被认定为信息披露义务人。对此,证监会表示上述理由不成立。相关账户控制人只要使用所控制的账户交易股票,其就有义务关注账户持股情况,并按照规定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停止交易等义务,适用2005年证券法第八十六条认定当事人的违法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ST圣亚曾上演“卖企鹅”闹剧

讽刺的是,毛崴控制的磐京基金在2020年曾抛出一份堪称A股史上最“长情”的承诺——10年不减持!

2020年9月17日晚,*ST圣亚公告称,自当日起未来的120个月内,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承诺将不以任何方式主动减持其所持有的2410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71%,包括承诺期间因送股、公积金转增股本等权益分派产生的新增股份。

此外,因打算卖52只企鹅“挽救”业绩,*ST圣亚引来上交所问询与关注。然而,截至今年7月13日,*ST圣亚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回复上交所发出的问询函。年审会计师也在监管持续关注下更正了收入扣除专项意见,明确表示应当扣除企鹅销售相关的收入1876万元。扣除后,*ST圣亚的主营业务收入金额为8401万元,触及退市风险警示情形,公司披星戴帽。这也是退市新规施行以来首单被交易所强制认定“*ST”的案例。

另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ST圣亚刚更换了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该事务所随即就对公司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今年*ST圣亚再度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改聘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频繁更换会计师事务所背后用意同样值得深究。

More about: